羊驼一坨坨

一个贞厨,小贞日常近侍。
很喜欢药研,鹤丸,鲶骨和清光
沉迷所有小短裤!!!
小透明小透明,并不是肝帝。
不是欧婶,偶尔兴奋到极致会晒,慎入
会尽力转载一些资讯
正在努力打算为广大婶婶们写攻略

10·18

除了极短的全刀帐纪念……

让我卡了最久的果然是爷爷……

emmm爷爷是5-4带回来的,原来5-4真的有爷爷啊……

去5-4练贞宗三大佬的时候带回来的,队长是自家小贞😘

然后,千万不要学我带普短上5-4,超级危险。普短5-4,就是90+了也容易碎刀装,容易掉血。

我的话家里小贞碎蛋什么的完全不介意,疯狂给他贴加速也不肉疼,但是起码也是带到了80+才上的5-4。

反正就是普短还是不要去5-4比较好。

已经忘记多少次王点了,加速资源下去好多了……大概一百多张吧应该。今天一天用的资源比我一个月攒的还多……

感谢本丸的大家辛苦的付出!!!

附上出货时的战损,感觉越打越难……头几次上7-3的时候战损其实挺小的😂

7-3,我可能再也不打算踏进去了。

昨天才肝满新的贞酱,今天打捞了十几把7-2贞酱又来了💕

来吧来吧,来多少我都肝😭只要你愿意来我这里就好😭

顺便真的想说,我捞到贞之后解了一波刀。然后想把新的贞拉出来毕业的时候,找不到新的贞了……我以为被我失手解了。当时吓得心脏病都快发作了😭然后才发现队里有一把贞在,所以新的贞是不会显示的,然后把队里的贞放下去了才看见新的贞……顿时才安心😭

要是失手解了把贞那我真的做梦都会伤心的💔

资源本来就不怎么多,家里极短捞得这么辛苦……

不过没有失手最好了!!!

顺便分享一下,小贞不同的掉落语音😘

emmmmmm我又来晒刀了……

对不起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不打tag……

今天掉了两把物吉……感觉我的咸鱼肝隐隐作痛……

因为我一看见贞宗这两个字就想把这把刀肝毕业……

嗯……非洲人一天看见两把物吉还是很兴奋的吧……

又又又又又又一把物吉…听说物吉7-1掉率是挺良心的,大概真的是吧…

不行我是真的看见贞宗家的就想练……

刚刚才插队肝毕业了小贞的二号机,物吉看来也要插队肝了……

算了不打tag了,每次tag里晒刀,感觉不太好,就随便记录一下吧

是不是还没人发攻略是不是还没人发攻略??!!

然而我也不是来发攻略的,就发个基础的线路,这样走钥匙比较多。但是还是要靠婶婶们随即应变,因为图本来就是随机的。

然后简单说一下江户城,首先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自选路线。

途中会遭遇四种点。
空点
资源(固定三把钥匙)
普战(回步数0-3,掉钥匙0-3。其实钥匙基本不掉)
苦无(两把苦无,很好打。概率回步数0-3,固定掉落七把钥匙。基础经验2400。)

弓投石无效,铳某些点无效,不过这样的图也不需要带远程,近战根本无压力。

刀的话,随便挑,虚拟伤害不怕的。然后比较适合短胁打,二三十级普短就可以去里面搞事情了。


最后分享一个队长加誉加月卡加双倍的禁忌两万经验(´ . .̫ . `)不过图里是错误示范,等级很低的太刀枪e4不行,手滑无极限,疯狂掉刀装,等级高另当别论。建议还是短胁打。

我的二号贞!啊啊啊啊啊啊我超级喜欢的小贞啊啊啊啊啊啊,锁刀的时候激动到心在颤手在抖,现在没缓过来。我不管,我国庆就把我的二号贞拉扯大!!!!

我我我我爱他一辈子!!!

【新语音】【一口团子语音整理】

最近突然掉了个新坑,好久没看LOFTER了不知道这个一口团子的语音有没有人已经弄好了,不过既然我已经搞好了,那我就发一下我整理的啦。

个人翻译习惯问题导致有些句子扣字不是很准,但是大意应该是没什么出入的。

我要证明我没有退坑,证明我还活着,证明我依旧热爱着自己的本丸……

三日月宗近:甚好,心情都平静下来了……

小狐丸:哦哦~主公,让你担心了。

石切丸:哦,真不错呢这个,很感谢。

岩融:啊哈哈哈哈!这对我来说太小了!

今剑:哇!到吃点心的时间了!

今剑极:哇!团子!团子!

大典太光世:……要给我这种人点心吗?

骚速剑:是点心吗,主公很机灵嘛

数珠丸恒次:这真是这真是……

笑面青江:哦呀哦呀,我是胁差,也有团子来哄我吗?

笑面青江极:哦呀哦呀,我是胁差,也有团子哄我吗?

鸣狐:哦哦~主公,真是感谢你送来的点心!

一期一振:啊哈哈哈,正好可以放松

鲶尾藤四郎:哦,点心时间到了!

鲶尾藤四郎极:太好了!到点心时间了!

骨喰藤四郎:好甜……

骨喰藤四郎极:还想要喝茶……

平野藤四郎:非常感谢,在休息之后,就继续战斗吧!

平野藤四郎极:非常感谢您的关心!疲劳都消失了呢!

厚藤四郎:你也是这样哄弟弟们的吗?大将呦~

厚藤四郎极:不不。我怎么可能会被你用团子哄过去……算了,这样也好……

后藤藤四郎:像这种甜食,一吃就感觉整个人人都高兴地轻飘飘了啊!

后藤藤四郎极:好吃!好,我要继续努力了!

信浓藤四郎:好诶!是团子!

信浓藤四郎极:团子收下啦!

前田藤四郎:对不起,让主君为我费心了。

前田藤四郎极:非常感谢。您的心意就已经让我不觉得疲劳了。

秋田藤四郎:哇!是点心吗?非常感谢!

秋田藤四郎极:要是能吃到点心,就更加有努力的动力了!

博多藤四郎:哇!点心,好高兴!

博多藤四郎极:好!休息之后要去赚更多的钱!

乱藤四郎:真是的……你竟然用团子来哄我

乱藤四郎极:真拿你没办法,那么这次就吃了哦。

五虎退:那个……我也可以吃吗?

五虎退极:非……非常感谢。我会带着这一个团子的份量努力的。

药研藤四郎:啊,不好意思。有弟弟们的份吗?

药研藤四郎极:啊,不好意思。有弟弟们的份吗?(药研你是在质疑我对短裤们的爱吗?给你们吃到吐哦信不信😏?)

包丁藤四郎:好耶!是点心!

包丁藤四郎极:嗯嗯,在这时候送上点心,你很懂嘛!

大包平:嗯,那么我收下了。

莺丸:嗯,可以顺便给我来杯茶吗?

明石国行:我又不是萤丸和爱染国俊……可不会被团子钓上……

萤丸:哇,团子!团子!

爱染国俊:好耶!团子收下了!

爱染国俊极:好吃!我能再吃一个吗?诶,不行嘛……

千子村正:huhuhuhuhu……很甜呢

蜻蛉切:非常感谢。啊,这并不是代表我不喜欢甜食

物吉贞宗:累的时候就要吃点心!嘿嘿……

物吉贞宗极:好,要继续努力了!

太鼓钟贞宗:不能摆一副很累的表情,这就是负责活跃气氛的我辛苦的地方啊!

太鼓钟贞宗极:交给我吧!疲劳已经消失了,看我来活跃气氛!

龟甲贞宗:糖果与鞭子……就是这么一回事吧!

烛台切光忠:要是摆一副很累的表情,就不帅气了呢。

小龙景光:哦呀?想用团子来哄我吗?

江雪左文字:非常感谢……

宗三左文字:哦呀,想哄我开心吗?

小夜左文字:我可以吃吗……

小夜左文字极:要给我吗……

加州清光:点心?太好了!

大和守安定:谢谢,你真的是很体贴呢。

歌仙兼定:啊……你也很清楚待客之道嘛(毕竟我可是看过花丸第四集的人😏

和泉守兼定:啊!这玩意儿好甜……

陆奥守吉行:累了的时候,这个甜味真是幸福啊……

山姥切国广:点心吗?

山伏国广:咔咔咔咔咔!甘露,甘露。

堀川国广:非常感谢!之后我也会继续努力!

堀川国广极:啊,点心时间到了吗?那我去泡杯茶。(麻烦堀川小天使给骨喰和太爷爷也带一杯茶过去呢😊

蜂须贺虎彻:啊,这很好呢。弟弟也一定会高兴的。

浦岛虎彻:好耶!是点心!

浦岛虎彻极:好耶!是点心!

长曾祢虎彻:谢谢。这对消除疲劳很有效。

髭切:哦哦!是团子!

膝丸:哦哦!兄长一定会高兴的!

大俱利伽罗: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就算给我点心也没用。

压切长谷部:是,我开动了。

不动行光:比起团子,就没有酒给我喝吗?

不动行光极:哈哈哈哈,吃过这个我就要继续努力了!

狮子王:点心?好耶!

小乌丸:哦哦,点心吗?甚好甚好。

同田贯正国:这玩意儿要甜死了啊……

鹤丸国永:真好啊,能在疲劳的时候吃点心。

太郎太刀:哦呀,这是供品吗……

次郎太刀:嗯,点心吗……不,我很高兴哦

日本号:哦,团子吗?那我收下了

御手杵:哦!这团子感觉很好吃!

巴形薙刀:哦呀,主公,这是……

毛利藤四郎:啊,到吃点心的时间了呢!

笼手切江:累的时候就应该吃点心呢。

(已经在吃团子的)谦信景光:我是不会被你用团子给混过去的……

关于活击的,剧情感想

让刀的付丧神去对抗时间溯行军,本身就是最好的选择,但也是最错误的选择。

刀具有攻击性,经历了历史变迁也不会太过于天真,亲身经历的历史也是他们最好的任务导向。

但是,那些忠于原主的刀,那些原主单一的刀,那些陪着主人经历过生死的刀,谁会知道他们对于原主的感情有多重?谁会知道,别人在他们的原主面前是不是不值一提?

活击的剧情,新选组的历史是错综复杂的,刀对主人的感情也是难言的。他们都想守护原主,但是他们也要保护历史。正是因为他们有了感情,所以他们才会自己选择,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们不能被控制。

所做的一切,全部取决于他们心底的感情。或者,他们面对那一情况时一瞬间的感情。这样就会变得冲动。

如果平常地询问他们,守护原主和守护历史,你会选择哪一个?听了这么多念叨,当时又很平静的刀,他们都懂事理,所以应该大多数都会选择保护历史。

但是一到真实情况呢?谁可以保证自己不冲动?

所以今晚的堀川和兼桑,他们都冲动了。他们现在的处境,正是让刀来守护历史,特别是守护他们那段历史的最坏选择。

真的很难斩断与原主的关系,在这种情况下理智不占上风。

所以我可以理解活击的剧情,它的走向是值得推敲,没有太大问题的。但是我不能接受。我不能接受他们俩各执己见,不能接受他们俩拔刀相向,不能接受他们俩想要互相伤害……

这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。

兼桑最后的确挥刀了,但是他不会砍到堀川。或许是他心里的念头,让他根本不会杀了堀川,或许是在冲昏了头脑下的兼桑,真的有这种想法但是被吉行制止了。

这两种假设是不同的。

但是无法断言对错,情感的边界本身就是模糊的。谁又敢断言,今天晚上,到底是谁的错?

欢迎物吉小幸运!!!

不亏我肝了一天了,爆哭😭

感觉我家孤零零的小贞终于有一个家人了😭不过也还好啦,以前也有伊达组陪着他